善惡木馬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制服丝袜电影_制服诱惑2地下法庭_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

  清朝初年,靠一個銅板能攥出水的積累方式起傢的關東大財主劉來喜要蓋豪宅,遍訪民間木工高手,發誓要用三年時間,造一座六進六出的豪門大院。消息傳出,一時間,各路木匠高手紛紛雲集,都想在富得渾身冒油的劉財主身上掙上一筆。

  常言說,是騾子是馬得牽出來遛遛。劉財主之所以能成為財主,自然有不同凡響之處,他不聽來應聘木匠的花言巧語,隻用一招:哪個活兒是你幹的,哪怕路途再遙遠,也要領我去看看。就這一手雞蛋裡頭挑骨頭的法子,不知有多少木匠被淘汰。

  在應聘的木匠中,有一支被稱為“五魯班”的父子兵被劉財主選中。當傢人叫陳天良,領著四個生龍活虎的兒子,靠一門祖傳的木工手藝譽滿關東,所建豪門大院不計其數,不管是門窗屋脊,所連的卯榫,任你十頭騾子、八匹馬也休想拽開。看“五魯班”雕在房梁上、門窗上和箱體、桌角上的蝴蝶、鯉魚,會害怕那蝴蝶扇動翅膀飛瞭,鯉魚跳起來,蹦到鍋裡。就憑這,陳天良和四個兒子,得瞭個“五魯班”的稱號。劉來喜佩服得五體投地,把褶子臉堆成瞭個包子。

  弄明白劉財主的真實意圖,憑著藝高人膽大,陳天良點頭應承瞭下來,至於工錢,陳天良沒有細問。憑他的經驗知道,像劉財主這樣的富戶,是不會虧待他們的。

  接下來,陳天良父子按照劉財主的要求,白天黑夜地幹活。劉財主經常從老宅過來,一雙挑剔的眼睛時刻盯著木匠刻下的每一刀,但任憑他再苛刻,也沒有挑出半點毛病來。

  不知不覺間,到瞭寒冷的冬季,鵝毛雪下瞭三天三夜,要命的“白毛風”也刮瞭三天三夜。

  這天早上,劉財主一早就吆喝著在老宅的夥計們起來掃雪,順便把陳天良父子也一並吆喝起來。陳天良掃出雪道,過去把黑漆大門敞開。那大門往裡一拉,就聽“咕咚”一聲,一個拄著根木棍的單腿乞丐硬邦邦地從門外倒瞭進來。陳傢父子驚呼:“壞瞭,是個一條腿的‘路倒’!”

  貧病交加的乞丐,遇上寒冬,往往倒斃在路邊,名為“路倒”。陳天良摸瞭摸這個乞丐的胸口,見還有一口熱氣,忙吆喝兒子:“快,抬回去用雪擦拭全身,可能還有救。”這時,就聽劉財主一聲斷喝:“慢著!”眾人停下手,就見劉財主用拐棍挑瞭挑乞丐空著的褲腿,說道:“這樣一個廢人,救活瞭又能幹什麼?莫不如隨天意吧。”說完,也不顧陳天良的反對,就安排夥計用馬爬犁拉到荒郊扔瞭。

  眼見著三年工期將滿,劉財主傢的新宅已是氣勢恢宏,黑森森的府第透著威嚴,劉財主就擇瞭個黃道吉日搬瞭進來。

   “五魯班”父子把木匠傢什早已捆紮好,鋪蓋也已收拾停當,就等著劉財主早日給結瞭三年的工錢,好早早地回傢與傢人過團圓年。

  這天早上,好不容易盼來瞭劉財主,隻見他邁著四平八穩的方步,端著鋥亮的白銅水煙袋,咕嚕嚕地噴著休閑煙,指著地上尚未用完的半截紅木、楠木以及名貴的板材頭,說道:“這麼些上好的木材就這樣廢瞭,怪可惜的,再打上兩個箱子吧。”說完,就回瞭後院,再也不見瞭蹤影。

  陳天良一看,不幹完這個活兒,恐怕是不能回傢過年瞭。兩個箱子好做,可尺寸難求,爺兒幾個合計瞭一宿。最後,還是陳天良一錘定音:“劉傢傢藏百萬,箱櫃不計其數,或許是看我們的手藝好,讓我們給做兩個床頭邊盛裝體己的寶匣吧。”

  沒辦法,陳傢父子又解開瞭早已捆紮好的行李工具,精選瞭幾塊楠木下腳料,拿出瞭看傢的本事,在雕刻上下足瞭功夫。隻幾天,一對精致的箱子就做成瞭。劉財主看瞭,連聲叫好,最後,捋著胡子笑著說道:“不愧是大名鼎鼎的‘五魯班’,這對箱子,就是送到皇宮,皇上怕是也得給賞錢。這樣,這對箱子算我送給你們的禮物,你們就用它可著勁盛三年的工錢吧!”說完,吩咐管傢,領他們到庫房裝銀錢。

  陳傢父子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,一個啞巴虧就這樣吃在瞭肚子裡。隻能在心底佩服劉財主之所以能夠成為富甲一方的財主,欺人的手段高,實在是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