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匠兄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制服丝袜电影_制服诱惑2地下法庭_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

  灌州河西的大山上,有一處地名叫“白石片”的地方,白石片因為盛產石材,周圍好多人傢都是靠山吃山,千的都是石匠活,吃的是石匠飯。白石片之所以叫白石片,是因為石匠們長年累月在此處采石,翠綠的山上留下一片巖石裸露的山坡,遠遠望去呈灰白色,故人稱白石片。
老伍石匠吃瞭一輩子的石匠飯,現在輪到他的兩個兒子老大伍興富和老二伍興貴來吃這碗飯瞭。
當石匠的人都知道,石匠行業競爭激烈,要想在這個行當立於不敗之地,就要拿出一兩樣像老伍石匠在三清大殿前的石獅子、石麒麟和石獨角獸那樣的標志性作品,當年老伍石匠就憑著一身的好手藝和那三對石獸闖蕩江湖,在川西一帶無人敢與他一爭高下,同門師兄大多一輩子隻能做點石槽、石礅、石磨之類的粗活時,他—直在做石獅子、石牌坊之類的技術含量比較高的活。當然,工錢也比那些粗活高得多瞭。
伍傢兄弟倆從小就跟老伍石匠在外闖蕩,十一二歲就—人背一個沉甸甸的牛皮紮囊口袋,裡面裝著大大小小的鏨子和錘子,跟在老伍石匠的後面“嗯哧嗯哧”地跑。老大伍興富生得憨厚老實,老二伍興貴精靈乖巧,老二常常把自己牛皮口袋中的鐵傢夥偷偷多放兩件到老大的口袋中,老大都不知道。老伍石匠對老二伍興貴特別喜愛,誠如川西老百姓愛說的一句話,皇帝愛長子,百姓愛么兒嘛,加上這老二人又精靈,傳授手藝時,老伍石匠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手藝都傳給伍興貴。
一次兄弟倆跟著老伍石匠在王傢花園做活,在大門口,兄弟倆—入騎在一隻石獅子的背上玩耍,老二撥弄著石獅子口中含的圓球問老大,哥,你曉得這球是咋放進去的嗎?老大將球球撥弄瞭一陣說,不曉得。老二又問,你曉得咋把它取出來又放進去?老大抓住球又拉又扯弄瞭半天沒弄出來,說,不曉得。老二說,笨蛋。一隻手在獅子口中一抓,然後往老大面前一晃說,看,我把它取出來瞭。老二手中果然有一個圓圓的石球。老大好生驚奇,忙從他騎的石獅子上跳下來要看老二手中的石球。還沒等老大靠攏,老二把握石球的手往石獅子口中一塞說,看我又把它放回去瞭。老大往老二騎的石獅子口中一摸,石獅子口中那個石球滴溜溜地轉。老大摸著腦袋半天沒回過神來,老二騎在石獅子上哈哈大笑。
這一幕恰巧被老伍石匠看到瞭,他撿起老二J哨悄扔掉的圓石頭,不斷地誇老二精靈、聰明。
在老伍石匠的精心栽培下,伍傢兄弟倆的石匠手藝與日俱增,特別是伍老二,從選料、做坯到成型、精琢,手藝大有蓋過老伍石匠之勢。但讓伍老二不滿足的是,至今他沒有完成一件像他老爸的三清石獸那樣的標志性作品。他一直在等待這樣的機會。
一晃十多年過去瞭,老大伍興富娶妻生子,成傢瞭,到伍老大的兒子都到處跑瞭,伍老二還是光棍一個。其實來給伍老二提親的人不少,這伍老二總是高不成低不就,氣得他老媽罵他:東選西選,早晚選個漏燈盞。
這年灌州河西羅傢出瞭一件瞭不起的大事,一傢三代媳婦守寡,奶奶和婆婆守寡,終身未改嫁,孫媳婦年紀輕輕的又死瞭男人,帶著一個娃兒也表示終身不嫁。這羅傢孫媳婦長得漂亮,生瞭娃兒後人更加豐滿滋潤,—雙杏眼兒水汪汪的,瞟人一眼,那些個男人立馬三魂出竅,不知道姓啥瞭。偏偏這羅傢孫媳婦性子剛烈,幾次用剪刀逼退那些翻墻越壁的男人。
羅傢三代寡婦守節的事跡傳開後,地方上將此事層層上報,此時清朝廷雖已是風雨飄搖,但仍下文旌表,要給羅氏立貞節牌坊。
朝廷要為羅傢立貞節牌坊的事一度成為川西壩子的“一號文化工程”。
這立牌坊的石刻重任經州府遴選,交給瞭伍傢父子,在川西壩子,誰還有這麼好的石匠手藝?老伍石匠把牌坊石刻的擔綱重任交給老二伍興貴,老大伍興富給老二作幫手。老伍石匠的意圖很明顯,就是想抬舉老二。
伍二石匠自然是興奮不已,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事,這羅氏貞節牌坊就是他伍二石匠的揚名傳世之作啊。
伍二石匠還真的很爭氣,用瞭一年多時間,用青砂石刻就一座羅氏貞節牌坊。坊壁上所刻浮雕取自二十四孝故事,人物個個栩栩如生;坊柱上楹聯出自川西名士之手筆:一門貞烈三代傳傢遠,百世模范千秋銘巾幗。伍二石匠精雕細刻,盡現書傢之神韻。整座牌坊的建造達到瞭當時川西石匠工藝的最高水準。
牌坊建成後,羅氏傢族很滿意。不僅族長出面備酒席致謝,就連當時的州府也是十分的滿意,破例在羅傢祠堂為羅氏舉辦瞭旌表儀式,羅傢孫媳婦還在儀式上行磕頭大禮謝伍傢兄弟。
儀式結束後的酒席上,伍二石匠喝得酩酊大醉。
又過一年多,一天伍老二跟伍老大說,哥,我要娶羅傢孫媳婦。伍老大一聽大驚失色說,老二,你喝酒瞭?你瘋啦,那羅傢孫媳婦是朝廷旌表的貞節婦人,才立瞭貞節牌坊。
伍二石匠說,牌坊算個求,哪天找包炸藥給它沖翻。伍老大說,老二昨盡說酒話,你沒聽說那羅傢孫媳婦枕頭下面常年放著一把剪刀,剛烈得很,咋肯嫁人嘛。不行不行!
伍二石匠嘿嘿一笑,從懷中摸出—塊手絹說,哥,你看好瞭,這是羅傢孫媳婦的啊。伍老大一聽臉色大變,說,兄弟啊,你這樣子整,要出大事的。朝廷不會放過你的,羅傢也不會饒過你的。伍老二說,哥啊,現在都是民國瞭,哪個管你這些事嘛。 終於’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有人聽到“轟隆”一聲,羅氏牌坊不明不白地就倒瞭。隨後聽說羅傢孫媳婦也不見瞭。當然,伍二石匠也不見瞭蹤影。有人問伍老大,他說不知道。其實伍二石匠到哪裡去瞭,他心裡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