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二郎戲衙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制服丝袜电影_制服诱惑2地下法庭_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

  清朝道光年間,湖南常德府陳傢莊出瞭個機智人物叫陳二郎。陳二郎考中秀才後,又連考瞭兩次鄉試,可都沒有考中舉人。不是他沒才,是他沒錢;即便有錢,他也不想去討好考官,從此就在村裡辦學堂以教書為生。因為他的字寫得好,又會作對子,所以名氣很大,連官府都對他另眼相看。可也有不信邪的,衙役頭周天保就是一個。
  周天保是縣太爺的親外甥,打小不肯讀書,但身高力大,學瞭一身好功夫,又滿臉橫肉,誰見瞭都怕。所以,縣太爺就讓他當瞭衙役頭。
  縣太爺要給老娘慶祝七十大壽。前一天早晨,縣太爺就派周天保去請陳二郎來縣裡寫壽聯,並拿出二十兩銀子和一封信,要他交給陳二郎。
  從縣衙到陳傢莊隻有四五裡路程,腿腳快的周天保不多一會兒就到瞭。
  在村口,周天保見水塘邊有個釣魚的人,就大聲問道:喂!陳二郎住哪裡?釣魚人不理他,周天保來氣瞭:你聾啦!老子問你呢!陳二郎住哪裡?釣魚人這才抬起頭來看瞭他一眼,抬手指著遠處的一個村子說:在那邊。接著又說:差官,小聲點,別把魚嚇跑瞭。
  周天保趕到遠處那個村子打聽陳二郎的住處,村民說這裡隻有陳大郎,陳二郎在那邊呢。村民指的那邊就是周天保剛才經過的那個村子。陳傢莊分大陳莊和小陳莊,陳二郎住在小陳莊。周天保罵罵咧咧地趕到小陳莊的水塘邊,那釣魚人已經不見瞭蹤影。
  進村後周天保隻管到處喊陳二郎,村裡人見他一臉兇相誰也不敢招惹他。過瞭好一會兒,陳二郎才走出門來說:差官,我就是陳二郎。
  啊!你就是陳二郎?!一見站在眼前的人就是那個釣魚人,周天保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就想揍人,一個窮秀才竟敢戲弄他,這還瞭得!可一想到這傢夥是老舅要請的人,他不得不壓下火氣說道:你聾啦?我喉嚨都喊破瞭,你怎麼才出來!周天保說罷,毫不客氣地進瞭屋,在一把靠背椅上坐下,蹺起二郎腿,然後拿出銀子和一封信晃瞭晃,說:我們老爺要你去寫壽聯。我的任務算是完成瞭,給我打張收條吧!
  陳二郎看不慣他趾高氣揚的樣子,但還是笑著說:收條好打,隻是,我沒看信,誰知道縣太爺在信中說瞭些啥?給你打收條時該不該寫上幾句相關的話?如果回復錯瞭,那可是你的責任啊!要不然,你就去另請高明吧!
  周天保碰瞭個軟釘子,想發火也沒敢發出來。他怕真弄僵瞭請不動陳二郎交不瞭差,隻好先把銀子和信交給瞭他。
  陳二郎看瞭信,內容很平常,無非是傢母壽誕恭請先生翰墨光臨雲雲……
  看罷信,陳二郎正想給周天保打收條,不料周天保說道:大秀才,你寫對聯得賞銀,我這當差的一大早趕來腿都跑斷瞭,肚子裡還空著呢!陳二郎知道這是在敲他的竹杠,但這個時候人傢說沒吃飯也許是真的,於是就讓老婆給周天保煮幾個荷包蛋。誰知周天保又說:大秀才,那些蛋不是雞下的嗎?陳二郎一聽,知道這傢夥想吃雞,就說:差官,你一次能吃幾十隻雞呢?周天保一愣,道:一隻就夠瞭,殺那麼多幹啥?陳二郎說:這隻雞肚裡有幾十個蛋,一個蛋能孵一隻雞,殺一隻雞不就等於殺瞭幾十隻雞嗎?你能忍心我可不忍心。說完,他對老婆說:給差官打十個蛋!周天保一聽,啞口無言。
  不一會兒,陳二郎的老婆把一碗荷包蛋端來瞭,周天保又發難瞭:怎麼沒酒?陳二郎隻好讓老婆去隔壁借來瞭一壺酒。
  趁周天保吃蛋喝酒的當兒,陳二郎就去磨墨寫收條,才寫瞭幾個字,忽然聽見一聲嗝響,周天保放下瞭筷子。陳二郎一看,十個荷包蛋被吃得精光,心裡一樂,這傢夥真是沒吃早飯留著空肚子來的。這時,周天保向陳二郎討收條。陳二郎狡黠地一笑,說:快寫好瞭,隻是苦瞭差官啊!
  怎麼會苦瞭我?周天保莫名其妙。陳二郎就指瞭指信說:你看,信上說老太太生日要吃豆腐,老爺想借我的磨子磨豆腐,說是要沾沾我的才氣,要你把磨子背回去!
  有這種事?老爺怎麼沒跟我說?陳二郎不慌不忙地把信交到他手上說:不信?那你就自己看吧!
  周天保大字不識幾個,他假模假樣地瞟瞭一眼信說:你看瞭還會有假?然後他滿臉沮喪地問磨子在哪裡,陳二郎說在偏屋裡。周天保去偏屋裡一看,嚇瞭一跳,這磨子估計得有一百多斤,他就向陳二郎借騾子想將磨子馱回去。陳二郎笑著說:差官,你還是看看信吧。這信上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,隻能讓你背回去。如果能用騾子馱,縣太爺在你出門時為啥不叫你騎馬來?我想,這不明擺著是縣太爺在考驗你的忠誠嗎?
  周天保愣瞭一會兒,無可奈何地背上磨子,拿瞭收條走瞭。
  當周天保氣喘籲籲地把磨子放到縣太爺面前時,縣太爺吃瞭一驚,問他這是幹啥。周天保有氣無力地掏出收條給瞭縣太爺。縣太爺一看,收條上寫的是一首打油詩:
  兇橫衙役到我傢,要吃要喝不像話。
  罰背磨子見縣爺,還瞭磨子我出發。
  打油詩的後邊還附瞭一句:見到磨子,二郎即刻進府撰寫壽聯,決不食言。
  縣太爺氣得要死,大罵周天保道:蠢材,鬥大的字認不得半升還到處耍橫。沒聽官場裡人說二郎字好詩也妙,就怕他筆下生花不肯把你饒嗎?他給本地幾個官編的順口溜傳開後,那幾個官不是讓他給下去瞭?他雖然不是個官,可他是本地的一隻虎呀!連我這縣太爺也得讓他三分,也是你這草包惹得起的……”罵夠瞭,縣太爺見周天保還愣在那裡,不禁跺瞭跺腳,指著磨子吼道:還不給人傢背回去!
  是,我馬上去……”周天保隻得揉瞭揉腫痛的肩膀,背瞭磨子再去小陳莊請陳二郎。
  原來,陳二郎沒課上時,除瞭讀讀書、寫寫字,有時也會去釣釣魚享享清閑。上午去村口的水塘邊垂釣時,遇到蠻橫無禮的周天保,心裡一氣就決定戲弄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傢夥。而當周天保在小陳莊叫著陳二郎的名字打他門前經過時,他不禁笑瞭。因為經常有陌生人請他寫對子,為瞭方便,他在傢門口豎瞭塊陳二郎宅的大牌子。誰知,周天保經過他門口時,看到瞭那塊牌子,卻沒進屋,他就斷定這衙役是個大字不識一個的睜眼瞎。周天保也不是省油的燈,心想你這酸秀才竟敢戲耍差爺,老子也要狠狠地敲你一杠子。誰知陳二郎不買賬,隻給他吃瞭一碗蛋。為瞭教訓教訓這傢夥,還開瞭個玩笑讓他背瞭一回磨子。
  不久,陳二郎罰衙役背磨子的笑話被人編成故事在茶館裡傳開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