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頭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制服丝袜电影_制服诱惑2地下法庭_制服诱惑之地下法庭

  我的祖父是京城有名的剃頭匠,人送外號“金板寸”,他常跟我說剃頭是毫厘間的功夫,我小時候常玩耍於門庭若市的理發店,見祖父用一雙隻有四指的巧手撐起金板寸這塊金字招牌!

  民國末年,鬧瞭場大饑荒,民不聊生,好多人為瞭糊口都來到京城混口飯吃,祖父也是那時候來的京城。

  等到瞭京城,祖父身上就隻剩幾個發黴的面餅和幾個銅板,他急著尋個工作,就想到去車行拉黃包車,來到一個叫黃記的車行,胖老板看他瘦不拉幾的就不想招他,祖父趕緊吹噓說:“老板,您別看俺瘦,俺力氣可大嘞,俺在老傢一個人可以挑的起四桶水嘞!”

  胖老板聽他這麼說,就想:那行,試試看吧。胖老板坐到黃包車上說:“小子,拉上我跑個幾圈,跑的好就招你。”

  “好嘞,您坐好瞭。”祖父手在衣服上蹭瞭蹭,把手上的汗吸幹,手握在車把上,大力吸口氣,腳蹬地,像頭耕地的牛!可那胖老板少說也有兩百斤,再來祖父這幾日就吃瞭幾個面餅,手上沒氣力,車剛動就往後翻,哐的一聲,胖老板砸到後面的地面,祖父倒給翹的老高。這可把老板氣壞瞭,一個大腳把祖父踹出門,還把他最後幾個銅板收瞭,說是醫藥費。

  事兒沒找到,錢還丟瞭,這偌大的京城舉目無親的,天色也暗瞭下來,祖父隻好找個有屋簷的店鋪躺下來過個夜。

  “誒誒,醒醒醒醒,哪來的叫花子,睡人傢店門口。”祖父迷迷糊糊睜眼,瞧見一個和他一般大的小夥在轟他,他趕緊爬起來。

  “店門口是你睡覺的地兒嗎?一大早遇個叫花子真晦氣。”那小夥倒也蠻橫。

  “什麼事啊?一大早吵吵。”店裡頭走來一個中年人。

  “哦,師傅!門口來瞭個叫花子。”小夥見瞭師傅姿態放低瞭些。

  中年人看起來面善,他看祖父落魄的樣兒,知道他是遇到難事瞭,就邀他進店來吃點東西,進瞭門祖父看到裡頭都是些剃刀,火鉗,臉盆,面巾,曉得這是個剃頭店!

  祖父也餓瞭好幾天瞭,就不管不顧的狼吞虎咽,吃飽瞭祖父又想到瞭自己還沒工作,到瞭晚上就又不知去哪瞭,臉上滿是愁容,中年人大概看出瞭他的困境,就問:“小夥子,有沒興趣學學剃頭的手藝?賺不瞭幾個錢,但好歹餓不死。”

  世上還有這樣的好事?求之不得啊,祖父趕緊叩頭拜師。入瞭門,祖父才曉得,原來師傅在剃頭界那也是響當當的大人物,師傅名叫劉池清,一把剃刀可以把一個拳頭大的蘋果削出近兩米長的皮,那時候有個“南李北劉”的說法,南李是說南方的李江,北劉就是師傅劉池清!

  俗話說嚴師出高徒,加上勤奮好學,沒幾年祖父的手藝越來越精進,早就趕超師兄,也快追上師傅的手藝瞭,徒兒厲害師傅有光,劉池清常和來往的客人說:“我的手藝隻能是二徒弟來繼承瞭,我這店也都是他的。”每每這個時候大師兄難免心生嫉妒,臉上陰暗氣色可見。

  一日,師徒三人在店裡忙活,見街道上行人來往都行色匆匆,就拉住個路人問,人傢告訴他:“日本人打來啦,大傢都準備逃出城呢!”

  兩個徒弟也跟師傅說先逃出城去,可師傅說這店是祖上傳下來的,說什麼也不能棄瞭,再說我一個剃頭的,日本人能把我怎麼瞭?兩徒弟見師傅都不走,也就都留下來瞭。

  可這麻煩是你不去找它,它卻來找你。沒過多久,日本人就找上門來瞭,守城的日本軍官叫藤田,是個神槍手,父輩也是剃頭的手藝人,所以他也喜歡洗頭修面這些休閑事兒,進城不久他就聽聞劉池清的名號,就尋瞭個時間上門。

  那天藤田帶著兩對人馬還有一個翻譯官過來,這夥人跟強盜似的,嚇得店裡的人都逃光瞭,一進門大師兄趕緊媚臉向迎。

  “太君,您裡邊請。”

  藤田也不看他,徑直走進店裡坐椅子上。

  “誒誒誒,誰是劉池清?快點來給太君服務啊!”翻譯官朝他們問道。